全站搜索
WTO在环境保护中的作用及环境谈判对我国的影响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7-05-12 09:03:22    文字:【】【】【

  非常重要。贸易与环境谈判是正在进行的WT0多哈回合多边贸易谈判中的一个重要内容,各成员正致力于削减或取消环保和服务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目前关于削减环保产品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的方法是各方关注和争论的焦点。中国尽管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一员,但却位列环境货物贸易大国之列。

  这种双重性决定了中国在贸易和环境谈判中的立场。

  WT0不是环保组织,环境问题本身并不是WTO境相关的措施和政策以许多不同的方式同国际贸易产正在进行的工作中的一部分,关于环境也没有具体的生交集。

  WTO规则。但是,环境同WTO是相关的,因为与环一、WTO框架下与环境有关的相关活动二、WTO规则中与环境有关的条款bookmark2 WTO框架下同环境有关的活动体现在三个层面:1是WTO的目标同环境问题相关;二是在目前正在进行的多哈回合中,贸易和环境谈判是其中的―个议题;三是WTO在曰常工作中也为解决贸易和气候变化提供了一个平台。

  WTO的目标不是更自由的贸易,而是同人类和福利紧紧相连,这一点在WTO成立宪章――马拉喀什协议中已经提及,这些目标包括:提高生活水平、依照可持续发展目标来优化配置资源、保护和维护环境等。这已经将贸易自由化同可持续发展明确地联系在一起。

  与贸易和环境有关的谈判在目前的多哈回合中,成员方通过推进多边贸易和环境谈判,来探寻可持续发展之路。多哈回合中的许多方面都同可持续发展相关,因此对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将起到积极作用。

  WT0常规工作中的气候变化问题WTO常规工作中同环境有关的问题被放入两个委员会讨论,分别是贸易和环境委员会和技术性贸易壁垒委员会。

  贸易和环境委员会(CTE)的工作方案涵盖了贸易与环境交叉领域的主要问题。与气候变化间接相关的问题也被放入CTE讨论,例如取消能源和林业部门的贸易限制产生的环保效应、能源效应、标签对市场准入的影响等。委员会作为个孵化器,不仅能推动贸易和环境议程的发展,还是成员方进步推动贸易和气候变化之间联系的途径。

  技术性贸易壁垒委员会(TBT)提供了一个重要的论坛,可以在此探讨政府为减缓气候变化而采取的技术性规定。TBT协定要求成员方对有可能影响贸易的技术规定实现信息共享。近几年,一些旨在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和气体减排的产品标准和标签都被要求通报给WTO.委员会对气候变化措施予以评判,以确保它们不会对国际贸易形成不必要的障碍,并且也要实现保护环境、鼓励和谐发展的目标。

  WTO没有特定的规则同气候变化直接相关,但根据WTO规则,成员方在满足特定条件下,可采取与贸易有关的措施来保护环境。以下所列是可能同环境相关的WTO规则:国民待遇原则禁止数量限制原则GATT例外条款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与贸易有关的投资协议技术性贸易壁垒协定反倾销、反补贴协议―些旨在保护环境的措施在本质上有限制贸易的特点,因此会对其他成员方的权利产生影响,有可能违反非歧视原则和禁止数量限制的原则。例如,美国等国正在讨论的边境调整机制同国民待遇原则相关。

  美国的Waxman―Markey法案建立了一个国际储备津贴方案。在此方案下,些产品的进口商如果不能满足法案的特定要求,将需要购买排放许可证。除边境调整机制外,该法案还规定为缓解过度的压力,将在―定时期内将津贴的70―80分配给资源密集、易受贸易冲击的行业。一些研究表明,这将对这些行业产生可预期的净利润,从而根据国民待遇原则,进口产品的负担将超过国内产品,从而同国民待遇原则相悖。另外,某些国家认为对于温室气体排放不采取措施可将其视作一种公共补贴或环境倾销行为,希望贸易与环境利用通过征收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来抵制这种"搭便车"行为,但"碳搭便车"不是补贴,不仅因为缺少相关的规定不等同于补贴,而且相关规定的缺失不一定会给特定企业带来利益。在反倾销税的问题上,无法将碳排放的成本内在化,故无法同正常比较。

  旨在保护环境的贸易措施很多情况下都会被滥用,那什么情况下成员方出于环境的原因可以不遵守WTO规则呢这就是GATT第20条中所含的例外规则对于贸易和环境至关重要之处。例外条款中有两条同环境保护有比较密切的联系:第20条的(b)和(g)款。根据这两款,成员方为了保护人类、动物或植物、健康(b),或者保护稀缺的自然资源(g),必要时可以不遵守WTO规则。如果为了环境原因采用例外原则,必须满足两个附加要求:是至少必须满足(b)和(g)款中的一条;二是此措施必须符合不会在相同条件下对国家间有歧视待遇,并且不是对国际贸易的变相限制。

  以往WTO(或GATT)有一些案例同环境问题相关,从许多案例的判决来看,专家组和上诉机构的判决很多时候都考虑了环境问题的重要性而有所倾斜。例如欧盟一石棉案。作为被告方加拿大需要证明由加拿大出口至法国的石棉同法国本地的产品的成分相似。在此案例中,专家组认定本国和进口产品是相似的。但是上诉机构驳回此决定,认为在决定相似性的问题上,也需要考虑由于不同的物理特性而对健康的危害。

  三、多哈回合中贸易和环境谈判贸易和环境谈判的主要内容贸易和环境谈判是多哈回合谈判的一部分,其目的是加强贸易和环境政策的相互支持,并形成贸易、环境和发展三方共赢的局面。但是,贸易和环境谈判的结果只限于作为多边环境协议缔约方的WTO成员方间的冲突时WTO规则的适用性问题,而对缔约方和非缔约方之间的冲突不属于谈判内容。成员方同意澄清WTO规则和多边环境协议间的法律关系,而不会留待争端解决机制通过个案来解决。

  贸易和环境谈判主要是根据多哈宣言的第31条来进行,其内容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第31(1):WTO规则和多边环境协定第31(3):环保产品和服务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的消除。

  这三个方面谈判内容都将在WTO贸易和环境特别委员会(CTESS)下进行。另外,多哈回合谈判的其他方面也同环境相关,如农业谈判和渔业补贴,后者作为规则谈判的部分进行。由于环保服务的实行主要依靠环保产品来进行,目前在环保产品谈判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的情况下,环保服务的谈判基本没有进展。

  目前,第31(1)的谈判主要集中在以下五个方面:a、国家协调对加强贸易和环境间相互支持的重要性,以及在此领域经验互享的意义;b、CTESS对于MEAs中具体的贸易义务的讨论如何在终成果中体现;c、争端解决/法律原则;d、对发展中国家的技术援助;e、般原则。在此领域未来谈判的走向为:根据CTESS的工作安排,在上述五个方面进一步谈判,力争在语言上更加明确和具体,以便向以文本为基础的谈判转变。

  第31(2)的谈判是进展快的一个方面。成员方已经从提案中选出终结果应该包括的内容,部分内容已经得到成员方的广泛支持。例如,关于信息交流已经有具体的提案。当然,仍有一些未解决的问题需要进一步谈判,其中包括自动给予已经参与CTE工作的MEAs以观察员的身份。

  第31(3)的谈判是贸易和环境谈判中主要的内容。第31(3)的谈判目前还处于要求成员方确认环保产品和明确谈判方法的阶段。CTESS要求各成员提交提案,来对尽可能多种类的环保产品进行确认,列出环保产品的总体,还要求成员方确认货物可能的关税待遇,包括特别和区别对待(SD)、非关税壁垒、其他发展相关问题提交提案。

  截至目前,共有11个国家和地区根据自身的情况提交了环保产品名单。其中包括9国集团(加拿大、欧盟、曰本、韩国、新西兰、挪威、瑞士、中国台北和美国),还有沙特阿拉伯和菲律宾,曰本还在2010年2月提交了一份补充清单。根据HS6位编码(HS2002)统计,上述环保产品共计384项。其中,9国集团提案共包括164项商品,沙特阿拉伯的提案包括262项商品,曰本补充提案包括51项商品,菲律宾的提案包括17项环保商品。另有,阿根廷、巴西、中国、哥伦比亚、古巴、印度、秘鲁等国提交了与环境谈判有关的提案。根据谈判已经取得的进展,关于环保产品的确定主要分为以下几类:(1)空气污染控制;(2)可再生能源;(3)废弃物管理,水处理和修复,其中包括:土壤和水的清除和恢复;土壤和危险废品的管理和回收系统;废弃物管理、回收和恢复;肥水管理和引用水处理;(4)环保科技,包括:碳记录和存储技术,天然气燃烧减排技术、能源有效消费技术;更清洁或更多资源有效利用技术和产品;能源效率;环境监测、分析和评估设备;加热和能源管理;自然风险管理;噪音和振动消减;(5)其它,包括:基于终用途或处置特性的环保更优产品;自然资源保护,以及其它。

  目前,削减环保产品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的方贸易与环境法还没有确定下来,贸易和环境谈判以来,成员方共提出4种方法:清单法、项目法、综合法和出价要价法。

  清单法:通过制定肯定性清单的方法来确定哪些货物属于环保产品,是美国、加拿大等成员的主张。目前已有美国、加拿大、欧共体、曰本、新西兰、瑞士、韩国、卡塔尔和中国台北共11个成员方提交了自己的环保产品清单。其中,曰本的清单以能耗低的消费用设备为核心、卡塔尔的清单以碳排放量较低的高效能源和相关技术为核心,韩国和中国台北的清单则以污染控制设备为核心。以巴西和阿根廷为首的发展中国家认为所有成员按同一个清单进行贸易自由化这一方法不合适。因为成员方是按照自己的出口利益来提交清单,并且清单上的产品具有多种用途,尽管有环保用途,但其他工业应用同样非常重要,而且清单上有的商品的环保用途并不突出。

  项目法:为完成某个特定的环保目的在项目期间内对尽可能包括的环保产品和服务实现自由化,是印度的提议。基本构想是成员在国内指定一个全国性主管机构,该机构根据本国的环境发展目标和国际环境协定义务的需要设立具体的环境项目,凡是经批准列入此类项目中的环保产品将享受关税减让优惠。古巴、巴西、委内瑞拉等成员支持该方法。

  综合法:是阿根廷综合上述两种方法提出的折中性主张,首先,由贸易与环境委员会特别会议确定具体的环境项目类别,并将符合上述项目需要的货物作为环保产品纳入各个项目种类中。各国通过多边协定的方式承诺对此类环保产品减免关税和消除非关税壁垒,但需要考虑到发展中国家的特殊和差别待遇,进口成员对环保产品所给予的关税优惠可有时间限制,比如,仅在该货物所属的环境项目实施期间。

  出价要价法:是由巴西提议的,该方法要求成员方对他们认为属于环保产品并符合自身利益的商品要求实现关税减让。在传统的谈判模式下,双边的关税减让逐步多边化。

  从目前来看,清单法的支持者多。目前环境谈判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是国际公认的环保产品和服务的定义尚未达成。为弥补这一空白,ECD、APEC和世界银行都拟定了各自的清单,其中以OECD和APEC的清单受重视,也是WTO生成环保产品清单主要的借鉴。OECE清单包括164种环保产品(HS6位码),其中具有HS6位编码的为132种商品;APEC清单包括109种商品,其中具有HS6位编码的商品为104种。两个清单重叠的商品为54种。两份清单尽管具体项目上存在差别,但内容上不外乎三大类别:污染防治类;(2)清洁技术与产品类;(3)资源管理类。可以说,OECD和APEC清单都是WTO成员在拟定自己的环保产品清单时的有益借鉴,但也不能盲目照搬。下面从清单产生的目的和内容等方面对这三种清单加以比较:出发点和目的不同:OECD是基于研究考虑,来列举环保产业的范围,因此在清单上增加商品没有特定的政治后果,其清单的范围更广泛。APEC清单的主要目的是为环保产品争取更优惠的关税税率,并通过政治谈判产生。APEC成员在确定环保产品时选择能够被海关识别的产品。因此,按照工艺和生产方法来定义的产品在APEC没有被提及,许多产品被排除在APEC的清单之外,但却在OECD的清单之中。WTO的清单是为环保产品关税减让服务的,这一点同APEC清单相同。尽管后的清单还没有产生,但目前的清单是由各国根据自身贸易利益而不是环保利益而提出的。

  清单产生方法不同:OECD是"由上而下"(bottom-up),是指由OECD定义或以任何环境理论及定义方式为出发点,找出适合定义的商品项目;而贸易与环境法,是指由各成员国提出环保商品项目,再利用谈判找出共识商品。WTO目前的清单是暂时性的,是由各国根据自身的贸易利益提出的,然后汇总而形成的,终的清单形式和内容均没有确定。

  清单商品的内容不同:OECD环保产品清单含有化学品,而APEC的清单则不包括。尽管许多化学品在环保工艺中被广泛应用,但在APEC的环保产品清单中并没有包括化学品,这是由于化学品被单独列入其他的"自愿性提前自由化部门".根据OECD的研究表明,ECD清单中废水处理占的比重大,以下依次是环境监控与分析、固体废弃物管理、噪音振动减少与空气污染防治。而APEC清单更侧重于监控与分析,其次是废水处理、空气污染防治和固体废弃物管理。WTO目前的清单是各成员方从自身的贸易利益出发而提出的,因此在内容和侧重点上同前两者有差异。WTO的清单在污染防治方面同OECD和APEC的清单内容重叠较多,而在可再生能源和环保技术两项上,WTO清单涵盖的商品较多,而这些商品大多没有被纳入OECD和APEC清单中。

  ⑷产品分类上不同:由于清单的产生具有较大的主观性,因此在产品的选择和分类上,三类清单存在很大差异。例如,HS840510在WTO清单中被列入环保技术项下,OECD的清单中没有此商品,而APEC将其归入空气污染防治项下。

  四、我国环境与贸易谈判的立场及其对我国的影响根据WTO―项研究报告表明,按现有WTO清单上的环保产品来统计(HS6位编码共384项),2008年中国在环保产品出口上仅次于欧盟排在第二位,出口额为3050亿美元,占环保产品出口总额的15°,下面依次是曰本、美国和加拿大,这5个国家合计占环保产品出口总额的70°.可见环保产品的出口集中度比较高,除中国外,占据优势的主要是发达国家。中国的环保产品出口潜力很大,2003-2008年年均增长31,出口增速在前五大出口国中是快的。2008年环保产品出口占我国出口总额的比重约为21,如此高的比重也说明了环保产品的重要性。环保产品进口方面,2008年主要的进口国也是上述5个国家和地区,按进口额多少依次为美国、欧盟、中国、曰本和加拿大,合计占该类产品进口市场的61.中国在环保产品上的进口额为1640亿美元,占环保产品进口总额的8.从以上的贸易数据可以看出,中国在环保产品上属于贸易大国之列,在许多环保产品的出口上具有比较优势和较强的竞争力;但另一方面,我国环保产品进口额同样很大,我国在某些环保产品上同欧美曰等国还有很大的差距。这就决定了我国在环保产品谈判中的立场同许多发展中国家有所不同,有选择性的自①APEC清单分10个类别,分别是空气污染防治(APC)、废水处理(WWM)、固体/有害废弃物(S/H)、恢复/清除(R/C)、噪音振动减少(N/V)、监测/分析(M/A)、其他回收系统(ORS)、饮用水处理(PWT)、再生能源工厂(REP)、热/能源管理(H/E)。和OECD分类相比,类别虽众多,但内容差别不大。

  贸易与环境由化进程更符合中国的实际利益。我国在环保产品方面谈判的立场为:支持清单法,提出环保产品清单应由"共同清单"和"发展清单"组成,所有WT0成员公认的环保产品都应列入共同清单,发展中国家有权根据本国国情对共同清单中所列的特定环保产品减缓自由化速度,这些特定环保产品构成发展清单。由于我国的提案中没有明确发展清单占共同清单的比例等具体问题,而缺少实际操作性。中国目前需要继续解决的是首先要弄清楚在哪些具体产品上具有比较优势,参与自由化进程可以进一步扩大其出口份额;哪些产品仍不具备竞争条件,需要利用发展中国家的身份暂时予以保护,并据此提出具体的可操作的清单。

  易,WTO相关问题等。

  (责任编辑:山草)(上接第52页)以区别对待。如果向生产终产品的被调查方提供投入产品的生产商多数都是国有企业,就直接适用"政府未获足额补偿提供投入物"规则;如果向生产终产品的被调查方提供投入产品的生产商多数都是私有企业,首先考虑是否属于政府"委托或指示"未获足额补偿提供投入物的情形。仅在答案是否定的情况下,再考虑启动上游补贴调查。通过个案分析,更为合理、智慧地保护我国产业的合法权益。

  (责任编辑:晓谕)

访问统计
51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