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农村居民对环境保护的认知程度及支付意愿研究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7-05-11 09:03:22    文字:【】【】【

  纳板河自然保护区位于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境内,距州府景洪市25km,总面积2.66x104hm2(约40万亩)。保护区内动植物资源十分丰富,主要保护对象是以热带雨林为主的森林生态系统及其野生动植物。近年来,保护区内按照小流域“生物圈保护区”的概念和功能进行规划保护和管理。保护区内的行政区划不变,村寨不搬迁,希望在保护好流域内生物多样性前提下,促进当地社区经济的发展。

  1982年该流域进行了以土地承包为标志的农村改革。随着社会经济政策的改变,农民承包土地的用途也发生了变化,橡胶林面积不断扩大。橡胶林单一种植下,区内生物多样性急剧下降,冬季落叶的大片橡胶林也使区内景观发生很大变化,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矛盾逐步显现出来。在改善生计和保护生态环境之间孰重孰轻,保护区内居民如何权衡二者,对于保护区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关于农村居民对环境服务的支付意愿研究,梁爽等以北京水源地密云为例,利用密云水库周边实地调查的数据,得到水库周边农户的环境保护支付意愿,并通过Logistic回归模型对农户环保支付意愿的影响因素进行了分析。研究结果表明,59的农户没有支付意愿,有支付意愿的农户年支付额平均只有11.6元,家庭年均收人、环保意识、年龄、是否有非农收人以及受教育水平是影响农户支付意愿的主要因素。程小放等、许建初等和周鸿等认为传统知识和文化,尤其是少数民族地区和农村地区的传统文化包含有保护自然界物种及其生存环境的深厚内涵,这会影响村民对生计和环境之间的权衡。

  本文研究纳板河保护区居民对保护区生态环境保护的支付意愿,这有助于理解农村居民对生态环境保护和生计需求之间的权衡取舍,为恢复和保护纳板河保护区生态系统的决策提供科学依据。

  2研究方法和调查区域本文采用意愿调查法(CVM),调查区域在纳板河自然保护区,涉及景洪市和勐海县2个乡镇的5个村民委员会,32个自然村,总人口5631人,居住着拉祜、哈尼、汉、傣、彝和布朗等6个民族。其中,拉祜族村寨18个,哈尼族村寨6个,傣族村寨3个,汉族村寨3个,布朗族村寨1个,彝族村寨1个。

  基金项目:科技部中德科技合作项目“中国西南山区文化景观保护与农业生态系统资源利用的策略和技术”编号:2007DFA91660-4)此次调查在充分考虑各民族人口比例以及文化、地理等因素的基础上,选择了保护区内的14个村寨进行了调查,分别是小糯有上寨、小糯有下寨、大懦有、躜龙、帕丙、回老、安麻新寨、安麻老寨、曼点、纳板、六家、曼费、茶厂、曼吕。在调查过程中采取便利(偶遇)抽样,对当日在家的农户进行面对面调查。本次调查问卷300份,收回有效问卷276份,有效率92.0.产生无效问卷的主要原因是问卷填写不完整。在调查过程中,由于一些受访者文化素质偏低,加之语言不通,不能马上理解问卷中的问题,出于害羞而离开。

  在调查合格的276个样本中,女性占到样本的40.6,男性占到59.4,男性比例偏高。这主要是由于少数民族地区男性受教育的机会较女性多,汉语水平也比较高,所以在调查过程中男性更容易成为家庭代表接受调查。从年龄来看,青年人(18~30岁)占到样本的39.9,中年人(31~50岁)占到49.2,老年人占到10.9,中年人居多。从受教育程度来看,保护区居民的受教育程度偏低。没受过正式教育的受访者占样本的26.8,小学文化程度的占42.8,初中文化程度的占23.6,高中的占5.1,大专及技校的占1.8,样本中没有本科及以上学历的。从收人来看,保护区居民的家庭收人偏低,年收人在2000元以下的受访者占到15.9,在2000~5000元之间的占到23.9,在5000~10000元之间的占到30.4,而年收人在10000~ 20000元之间以及20000元以上的只占到16.3和13.4.另外样本中以务农为主的受访者占到90.6,从事非农职业的仅占9.4. 3调查结果本次问卷调查分为三部分:部分,当地居民的环保认知程度。主要包括当地居民对环境变化的敏感度、对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关系的认识,以及对环保责任主体的认识;第二部分是当地居民对纳板河保护区环境服务的支付意愿。纳板河保护区提供着各种生态服务,如生物多样性、调节气候,防风固沙、水源涵养等等,为了使纳板河保护区能地提供这些服务,需要当地居民以劳务或者付费的方式为保护纳板河保护区付出一定的代价。问卷中询问居民每年分别以两种不同方式对保护纳板河保护区的高支付意愿以及支付目的;第三部分是受访者的社会经济特征。3.1受访居民的环保认知程度3.1.1对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认识在对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相互关系的探讨中,从优先发展经济到现在的可持续发展战略,人们越来越多地期望实现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双赢。但从短期来看,粗放式的经济发展以及发展过快不可避免给环境带来严重的破坏,同时也给环境保护带来很大的压力。随着橡胶等经济作物的种植,纳板河保护区处于的经济快速发展阶段,同时给环境保护造成很大的压力。当地居民对于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孰重孰轻的态度,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保护区的环境保护。本次调查见表1.表1纳板河自然保护区居民对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之间关系的认识受访者的认识占受访者比例对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重要性的认识经济发展更重要环境保护更重要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同样重要不知道小计对当地发展方式的认同应先发展经济,再保护环境应优先保护环境,再发展经济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应同时进行不知道小计表1显示,认为应先发展经济的受访者,多于认为经济发展更重要的受访者;认为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应同时进行的受访者,明显少于认为二者同样重要的受访者;而认为应先保护环境的人数和认为环境保护更重要的受访者人数基本一致。这说明居民有环保意识,但是在认为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同等重要的受访者中,一部分人的回答可能是出于一种政治正确的考虑,或者含有很大的道德责任成分,而具体到自身利益时他们的信念就会发生动摇,认为优先发展经济更重要。从认知到行动尚有一定的差距。

  3.1.2受访居民对环境变化的敏感性受访居民对周围环境的感受将会影响其参与环境保护的积极性。调查结果显示,276户受访居民中,66.7的受访者认为过去二三十年来周围环境没有恶化,33.3的人认为周围环境发生了恶化。其中,19.2的受访者认为周围环境恶化不太严重,8.0和6.2的受访者认为环境恶化比较严重和非常严重。也就是说超过半数的人并没有感受到周围环境的变化。这可能是由于纳板河周围森林覆盖率、生物多样性等各项指标都很高,即便比起过去发生了变化,由于当前并未对人们的生活造成严重影响,使得当地人对环境变化的敏感度下降;另外,纳板河保护区建立以来,在当地实施了一些环境保护措施,其效应近几年开始逐步显现出来。这也使得人们对过去环境发生的变化不敏感。

  在认为周围环境发生恶化的受访者中,认为森林减少的受访者多,占75.0,依次为气候(71.7)、水资源(70.7)、野生动植物(58.7)、土壤(34.8)。受访者对森林减少的感受明显,主要是由于耕地扩张和以橡胶为主的经济林木的大量种植造成的。对于气候和水资源的变化,大部分人认为近些年气温有上升的趋势,旱季雨季更加分明,雨季降雨量增大,导致一些地方发生了泥石流,旱季水资源短缺,不能保证农田灌溉用水。人们对野生动植物以及土壤变化的反应较弱,主要是由于近些年保护区禁止打猎,野生动植物有增多的趋势,和农民逐渐开始使用化肥增强了土壤肥力,使人们较少感受到土壤发生的变化。

  3.1.3受访居民对环境保护主体的认识人们对环境保护主体的认识,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人们参与环境保护的主动性。调查表明,42.8的受访者认为环境保护是政府的责任;14.9的受访者认为是一些企业或个人的责任,即认为谁破坏谁负责;22.1的受访者认为是社会的责任,应该有更多的社会团体来呼吁这件事情;20.3的受访者认为是每个公民的责任。调查结果说明,保护区居民在环境保护问题上呈现出明显的“政府依赖型”特征。

  3.2受访居民对环境保护的支付意愿3.2.1关于支付方式询问受访者对环境保护的支付意愿是问卷的核心问题。问卷中首先询问受访者是否愿意为保护当地环境出钱或出力。如果愿意,则分两个方面询问:首先询问其是否愿意为环境保护出钱,如果愿意一年多愿意为保护环境出多少钱;其次询问是否愿意为保护环境出工,如果愿意,其一年多愿意为保护环境出多少天工。本次调查对支付意愿的揭示除采取付费方式外,还采取了劳务的方式,这主要有以下原因。首先,本次调查的一个目的是想通过了解当地居民对环境服务的支付意愿来反映出当地居民的环保意识。很多调查研究表明,支付意愿受到经济因素的影响较为明显。纳板河保护区比较封闭,商品经济不发达,经济因素可能成为制约居民支付意愿的重要因素,可能使当地居民对环境保护的支付意愿得不到很好的反应。第二,“帮工”和出义务工在当地较为普遍,从事农业使当地居民每年有一定的农闲时间,而且生产活动的时间伸缩性也较大,这与城市居民生活节奏快,工作时间刚性化的状况截然不同,所以以劳务的形式支付,能避开经济因素的制约,更好地揭示出居民的支付意愿。

  3.2.2受访居民的支付意愿调查结果显示,愿意为保护环境出钱或出工的受访者有251人,占总样本的90.9.在愿意为环境保护付出代价的受访者中,96.8的人愿意以劳务的形式支付,只有57.8的人愿意以现金的形式支付。这充分说明纳板河保护区居民更愿意以劳务的形式来为自己所享受的环境服务“买单”。在不愿意支付的25人中,有8人认为当地交通不便,修路才是当务之急,他们更愿意为修路出钱或出力。7人是由于收人低也没时间,4人认为此项费用应该由政府承担,3人对环境保护不感兴趣,还有3人认为环境变化对自己生活影响比较小所以不愿意支付。

  愿意为保护环境出钱或出工的251人受访者中,愿意出钱的受访者有145人,占愿意支付样本的57.8.其中支付金额频次多的为10元、20元、50元、100元,频次分别为20、19、22、18.支付的大金额为500元/年,小金额为1元/年,支付金额在100元以下的占了愿意以付费方式支付样本的79.2.见表2.不愿以出钱方式支付的有106人,占愿意支付样本的42.2.受访居民不愿以出钱方式支付的主要原因是收人低。以出钱方式得出的总样本的平均支付意愿为46.88元/年。受访居民的户均年收人为12877.17元,保护区居民对环境保护的支付意愿占户均总收人的0.36.受访者中有243人愿意以劳务的形式为环境保护支付,占调查样本的88.0.其中,出工天数频次多的为3天、5天、7天、10天、15天,频次分别为25、35、26、33、26.愿意出工的大天数为60天/年,小天数为1天/年,出工天数在30天以下的受访者占了愿意以劳务形式支付样本的87.3.见表表2支付金额频数频率分布统计Table金额(元)频数频率累积频率合计3.不愿以劳务形式为保护当地环境支付的有33人,占总样本的12.0,主要原因是受访居民认为当前应该把力用在修路上,其次是没时间。计算得出受访者愿意出工的平均天数为8.29天/年。按照当地的雇工费一天30元计算,那么受访者的平均支付意愿为249.24元/年,占受访者户均年收人的1.94,显著高于以出钱方式表达的支付意愿,是以出钱方式表达的支付意愿的5.32倍。

  表2和表3显示的结果表明,支付方式的不同将直接影响当地居民对环境保护的支付意愿。是否愿意支付和支付多少会因支付方式的不同而出现很大差异。一些研究表明,我国不同地区农民在环境保护方面的支付意愿差异较大。例如梁爽在对北京密云县水源地农户环境保护支付意愿的调查中,只有41 的居民愿意支付,而蔡银莺等在对湖北省5市县农户的调查中,愿意支付的农民家庭占调查样本的86.55.两者在调查中采取了不同的支付方式,前者仅以付费的方式,而后者是以两种方式:付费或劳务。调查研究中支付方式的不同在评判我国农村居民环保支付意愿方面有明显的影响。

  3.2.3受访居民的支付意向和目的本次调查对有支付意愿的受访者希望对哪方面的环境服务进行支付做了调查。调查结果表明,40.2的受访者希望自己出的钱或力用在保护纳板河的基本生态功能上,例如保护水源。13.5的受访者希望用来保护纳板河的景观资源,以后可以作为旅游资源开发。只有6.0的受访者希望这些钱或力用来保护野生动植物。剩余40.2的受访者希望自己出的这些钱或力综合用于以上三个方面。见表4.显然纳板河保护区周边居民对环境服务的需求仍然停留在基本的层次。

  3.2.4支付意愿影响因素分析为了进一步探讨哪些因素影响了居民的支付意愿,对保护区样本分别建立了BinaryLogistic回归模型。被解释变量为是否愿意为环境保护支付,用二元虚拟变量,取值含义为:1表示受访者愿意为保护环境支付一定费用;表3出工天数频数频率分布统计Table出工天数(天)频数()频率累积频率合计0表示受访者不愿为环境保护支付一定费用。因为本文构建模型的目的不在于预测,而在于检验自变量对因变量的影响,所以在估计参数时采用变量全部进人法(enter)。模型均通过显著性检验和拟合优度检验,模型参数显著性检验见表5.从表5可以看出,保护区居民的支付意愿受年龄的影响为显著,且标准系数的值大,说明年龄对保护区居民是否愿意支付的影响大。

  收人和文化程度次之,标准系数分别为0.262和0.299.性别对支付意愿的影响并不显著。

  收人和文化程度对支付意愿有影响,与报道一致(王许等;杨方;张俊杰等,。在该案例研究中,年龄成为影响保护区居民支付意愿的显著因素。这除了与老年人受教育程度低,以及对自己的收人预期下降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保护区居民没有养老保险。在表6中可以进一步看到,老年人意愿支付的比例急剧下降。

  4结论与讨论农村居民对环境保护的重要性有一定的认知,但从认知到行动尚有差距。保护区居民在环境保护问题上呈现出明显的“政府依赖型”特征。纳板河保护区居民更愿意以劳务的形式来为自己所享受的环境服务“买单”:以付费方式得出的总样本的平均支付意愿为46.88元/年,占户均收人的0.36;以劳务的形式揭示的受访者的平均支付意愿为249.24元/年,占受访者户均年收人的1.94,显著高于以付费方式表达的支付意愿。除收人、教育程度外,年龄成为影响保护区居民支付意愿的显著因素。随居民年龄增大,支付意愿显著降低。

  本案例研究中,不同支付方式对保护区居民支付意愿的大小有非常显著的影响。以劳务为支付手段调查得到的平均支付意愿(249.24元/年/户)显著大于以付费为支付手段调查得到的平均支付意愿(46.88元/年/户)。虽然这一结果符合报道的一般趋势(梁爽m;蔡银莺等,但是本案例中二者的巨大差别也许还可以从工时方面加以探讨。

  以劳务为支付手段调查得到的平均支付意愿值(249.24元/年/户)对劳务在当地的市场是敏感的。以劳务为单位的支付意愿结果是8.29天/年。劳务在当地的市场是随着季节而变化的,在农闲季节低,在农忙季节高。本案例中的取值30元/天是一个均值。如果取农闲季节的工表4您希望您出的这些钱或力先用于以下哪些方面Table用途频数百分比累计百分比保护纳板河的基本生态功能如水源保护纳板河的景观作为生态旅游资源保护野生动植物种群的可持续综合用于以上三个方面合计表5保护区居民支付意愿回归系数及显著性检验Table变量年龄分类性别文化程度。299.153表6保护区居民调查样本年龄与愿意支付的比例Table年龄组样本数愿意支付的比例50岁以上时(10元/天),则支付意愿为82.9元/年/户;如果取农忙季节的工时(50元/天),则支付意愿为419元/年/户。如果假设当地居民从事环境保护的活动时间安排在农闲季节,则需要用农闲季节的工时来估算居民的支付意愿。在这一情况下,不同支付方式估算出的支付意愿的差别会变小。

  在以劳务为支付手段的研究中,应该首先关注以劳务为单位的支付意愿结果。在将该结果转换为货币时,应选取不同季节的工时,以说明该支付意愿结果对工时的敏感性。否则,简单地比较两种支付方式下的支付意愿,可能会产生较大的偏差。

访问统计
51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