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宗教与“西部大开发”中的环境保护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6-08-22 08:58:52    文字:【】【】【

  智力支持,为人与自然和谐发展提供了系统的理论论证;同样,经济和科技的发展又弘扬和光大了传统文化。如果这一切都呈良性发展的话,也就不存在环境问题了。

  诚然,环境的破坏目前已经到了令人触目惊心的地步了,并且呈现出新的特点:由缓慢的破坏发展到高速度的破坏,如今一天的污染就超过过去几十年的污染,如每天向大气层中排放的二氧化碳达1750万吨,地球表土每天损失6480万吨,每天有100多平方公里的良田变为沙漠,每天有47000公顷森林遭到破坏,每天有140个物种遭灭绝。由地区性的危机发展到性的危机,目前没有一个国家未受污染;由一般生存条件的破坏发展到基本生存条件受到威胁,如水、空气、阳光、土地、森林等古人可以充分享受的生存基本要素已经变得珍贵而劣质;自然界自我调节机制由局部的暂时的紊乱发展到主要环节上失灵,人类活动打乱了地球的生命节奏,使自然界的再生能力不能补救人类制造的危害。更为重要的是,地球环境的恶化趋势,除局部得到遏止和改善外,总体仍在恶化。世界的森林正以每分钟50公顷的速度消失。

  世界上约有500万到1000万物种,其中的50万至100万种为本世纪人类所毁灭。由于氟利昂的过量排放,保护人类的臭氧层开始遭到破坏,南极上空的臭氧层出现空洞。工业废气的过量排放,引起温室效应和气候异常。由于大面积石油等人为的污染,工业污水的排放,核废料与垃圾的弃置以及超量的捕捞,已使海洋生物生存艰难。在陆地上,农药与化肥的大量使用,不仅土壤质量下降,而且严重污染河流及地下水源,加上工业废水废渣的大量排放,的淡水资源污染十分严重。草原的退化和土地沙漠化也已十分惊人。

  中国的环境污染与相比,更加严重。农业资源因人口太多而过重超载,因滥砍盗伐而使可采伐利用的森林资源面临枯竭;近海资源下降,海洋污染逐年增加;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使大气污染加重;工业污染由于许多只追求短期效益而不顾环境污染的乡镇企业迅猛发展而日趋严重;城市生态逐步恶化,水土流失每年50亿吨,长江因污染正变成第二条黄河;草原退化和土地沙漠化的势头未能有效地遏止;由于环境恶化而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平均每年竟达1000亿元,而且有增无减②。

  由此看来,环境问题已经成为大的共同性危机,解决环境问题也已成为中华民族十分必要而又无可推卸的重大责任。

  (二)西部环境的保护和改善是“西部大开发”的首要问题在西部大开发的政府决策中,把保护和改善西部环境作为首要问题。这种决策并非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国外和东部的经验教训以及西部的现状的必然结果。

  首先,国外和我国东部的经验教训要求西部大开发把环境问题作为首要问题。工业社会给人类带来了的发展机遇和巨大实惠,使人们的生活水平有了的提高,但同时也使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遭受到了的破坏。如一些经济高度发达的国家,虽然把一些工业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把污染严重的工业基地建在发展中国家,大量耗费发展中国家的能源和原材料,但由于过量消费人类共享资源,也未能避免本国环境的恶化。例如,在加利福尼亚,水源的发展已经毁灭了大部分水生动植物系统,也毁灭了赖以生存的大部分生物,加利福尼亚州已经毁坏了95的沼泽地,把沼泽地当作栖息地与食物来源的候鸟与水禽数量,从1950年的6000万只锐减至现在的300万只。能反映水生动植物环境优劣的鱼类,已经遭受到众多水坝的危害,因为水坝破坏了鱼类产卵的栖息地。加利福尼亚的蛙鱼数量与硕头鳟鱼数量已经减少了大约80.美国在环境保护方面可以说于其他国家,但对森林和土地以及气候的破坏还是相当严重的,由此也是弊病百出。如奥尔多利奥波德在他的沙乡年鉴中写到:现在活着的人将再也看不见大湖各州的原始森林了。也看不到海岸平原上的低地树林或者巨大的硬木林了。“国内同样。由于我国经济基础比较薄弱以及巨大的人口压力和资源的不合理开发利用等原因,自然环境和生态平衡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工业‘三废”的过度排放引起的环境污染相当严重,农村乡镇企业的崛起也带来了巨大的问题,生活污染物排放不断增加使城市环境污染尤为突出。因此,目前国内绝大多数大、中城市的地下水都存在或多或少的单项超标现象,且超采现象普遍,水质均遭受不同程度的污染。随着工业“三废”排放量不断增加,以及农业生产过程中不合理的使用农用化学物质,致使环境污染日趋严重。由于乱砍滥伐、毁林开荒、乱占林地、病虫灾害、气候恶化等现象,森林资源破坏十分严重。(参见98中国环境统计,中国统计出版社1999年版,第44页)可见,经济的飞速发展,却以环境的重创为代价的。近几十年随着工业突飞猛进的发展,200多个新建城市骤然兴起,1亿多农村人口移居城市。城市的扩展与工业的突飞猛进,都占用了大片的农田,在1988年和1989年,刚好在中国以两位数的经济增长速度开始之前,国家损失了100万公顷的农田,其中的16用于了扩展城市,发展工业和建设基础设施。其余的84的土地损失在“农业的重新组合”上⑤。

  所有这一切都表明,环境日趋恶化,甚至已经到了威胁人类生存的危机关头,大都是由于追求短期效益,不顾环境的承载力所致。如今,不仅环境保护主义者在大声疾呼,许多具有远见卓识的人也在摇旗呐喊,强烈要求保护和改善现有的地球环境状况。

  其次,西部的重要地位决定西部环境的保护和改善是西部大开发的首要问题。、西部是许多河流的源头。西部不仅是长江和黄河的源头,还是其它许多河流的源头。由于中国的地势西高东低,河流都是由西向东流。因此,西部就成了东部的水源。保护西部环境,不至于使水源受到污染,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保护全国大部分淡水资源,其意义不言而喻。第二、西部是生态环境的根本。这主要是由于中国的地势是由西向东倾斜和河流的东西流向决定的。西部生态遭到破坏,全国的生态也要恶化,西部的环境建设是中国环境建设的根本和关键。第三、西部是资源源。西部不仅是水资源的源头,而且蕴藏着丰富的水利资源,还是许多矿产资源地。如长江中上游、黄河中上游和雅鲁藏布江等都蕴涵着丰富的水利资源。云南、四川等地有丰富的森林资源,青海、西藏有大面积的的草场资源,新疆、四川盆地等地有丰富的石油、天然气资源,云南、四川生物物种丰富程度居全国首位。第四、西部民族众多,宗教信仰各异,保护和改善西部环境,对于正确贯彻党的民族宗教政策,维护社会稳定,也具有重要意义。因此,西部在某种意义上说,是“四源之地”,即江河源、生态源、资源源、稳定源⑥。由此可见,保护和改善西部环境也是由西部的重要地位决定的。

  二、宗教在西部大开发中保护环境的可能性从历史上看,宗教的正面作用和优秀传统为宗教保护西部环境提供了可能其一,宗教的正面作用为其保护西部环境提供了可能。在精神方面,宗教为人们预设了一种理想的精神家园。许多宗教家都认为宗教的功能之一是为个体预设了目标、关切。从信仰者的角度看,宗教一般都有两种关切预设,一种是大多数职业信徒所追求的成佛、成圣、成仙、成道,一种是广大信教群众所向往的今生安宁、来生幸福、得享天堂之乐、免受地狱地苦。

  人生在世,虽少不了物质欲求,但更不能缺少精神本性,这才是为人之本。否则,物质欲求也将同归澌灭。奥古斯丁曾说:我们肉体感官的享受不论如何丰美,所发射的光芒不论如何灿烂,若与精神生活相比,便微不足道。“这也说明了人的心灵安置将比物质欲更重要。在现实中,人们大都渴望寻求一种自己理想的精神家园。宗教的关切便为一些人确立了坐标、提供了信念、指明了追求、树立了理想。虽然这种虚无缥渺,但它似乎给一些人的心灵准备了栖息之所,给一些人的精神设置了安顿之处。这对于社会稳定来说,无疑发挥着积极作用。

  在文化方面,宗教是人类的一种文化现象。许多学者认为,宗教是一种维护社会的统一、协调、系统化、整体化的文化工具。杜尔凯姆认为,宗教的信仰和仪式活动的基本目的就在于加强信徒与神的关系,而宗教的神圣不过是社会本身的象征表现,因此,宗教通过加强人对神的从属感而强化个人对社会共同体的服从。马林诺夫斯基强调巫术与宗教在人类社会生活中起着重要的文化作用:它铸型和调整人的个性与人格;规范人的道德行为;它把社会生活引入规律和秩序;规定和发展社会的风俗和习尚;巩固社会和文化组织,保持社会和文化传统的延续;宗教使人们的生活和行为神圣化,于是变成了强有力的一种社会控制机器。马克斯韦伯甚至认为宗教的理念决定着人类行为的轨道和方向,决定人们生活态度之方向的。在中国,传统文化的主要组成部分就是儒、释、道,佛家文化和道家构成了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二,在艺术方面,宗教创造和丰富了人类的艺术。如中国的敦煌莫高窟、云同石窟、龙门石窟。都是宗教崇拜的艺术结晶。中国的绘画、雕刻、诗歌、小说等都深深地打上宗教的烙印。

  如佛教传入前的绘画艺术风格非常纯朴,而且不甚流行,佛教传入后,绘画艺术风格具有丰富的想象力而且很快发扬光大起来,到唐朝盛极一时。据统计,唐代画有壁画的寺庙183寺,画家70人,单是吴道子一人就画了25寺,300多间。

  其三,许多宗教自古就有保护生态的传统,这也为保护西部环境提供了可能。佛教自传入中国以来,为维护人类的和平和创造良好的生态环境做出了巨大贡献。,佛教戒律中的爱惜飞蛾纱照灯“的诗句,又有佛陀舍身饲虎的佛经故事。佛教在讲究不杀生的同时,还积极提倡放生、护生。这种观念也在历史上起到了很好的保护生态的作用。第二,佛教的素食传统和雨季结夏安居三月的制度在客观上也为保护生态环境作出了应有的贡献。第三,佛教徒有植树造林、养林护林的传统。佛教徒喜欢在深山古刹建庙,并载种花草树木从而使山成为名山。道教、伊斯兰教及其它宗教的戒杀、护生放生的戒律、观念和斋月制度以及植树造林的传统,也都为宗教保护长江中上游森林资源提供了可能。

  宗教的-些教义、戒律和伦理道德为保护西部环境提供了可能首先,一些宗教主张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如无论是汉地佛教还是藏传佛教都认为世间万物是一种和合互生、互为缘起的关系,“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在此基础上主张人与自然应该和谐统一,而不应该以大自然的统治者的身份向大自然疯狂掠夺。藏族传统的民间宗教也认为人与自然是相互依存、互为一体、整体和谐的。道教也认为人与自然是一个和谐的共同体,并且认人不是后的主导,后的主导是自然。如(〈道德经中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种思想与德国神学阿尔伯特。施韦泽(AlbertSchweitzer)提出的”尊重一切生命“的观点有异曲同工之妙。道教产生以来,一直发挥并实践着老子的这一思想,尊重着一切生命。在道教看来,人类财富的多寡并不以拥有金银财宝的数量为标准,而是以自然界的生命兴旺与物种的多少为评判。太平经分别贫富法中说,所谓”富“,是指万物备足,生命各尽其年物种延续发展下去而不绝,上皇的时代有一万二千多种物种,故为富足。中皇的时代物种已不足一万二千,故名小贫。至下皇时代,物种更减,是为大贫。此后,物种不足万,为极下贫。这种尊重生命,强调保护物种的思想,早在1800余年前就被提出,为维护生态平衡、保护环境作出了应有的贡献。伊斯兰教在生态自然观上也主张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伊斯兰教认为,世界是真主安排的,真主安排的世界是和谐统一的,人与万物也是统一的。以”尊天敬祖“为特点的国家民族宗教也强调”天人合一“、”天人一体“。这里的天,也包含自然的天。与道教内丹派相似,认为自然界是大宇宙,人是小宇宙。具有宗教性的传统儒学也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董仲舒早在汉代就提出”天人合一“的思想,宋朝的张载更提出认为万物都是人类的朋友的”民胞物与“的思想。朱熹则认为”天是一个大底人,人是一个小底天“。王阳明认为”圣人求尽其心也,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也“,又说”盖天地万物与人原是一体,其发窍之精处是人心一点灵明。风雨露雷,明月星辰,禽兽草木土石,与人原只一体只为同此一气,故能相通宗教的这种调和人与自然的关系的思想,在过去曾为环境保护作出了很大贡献,在现在正在为环境保护做着积极的努力,在未来也能够为保护和改善人类环境而发挥其作用。

  其次,许多宗教都主张对自然万物应存仁爱之心,并把这种对生灵的善恶之心与因果报应相联系,善者遭福报,恶者遭祸报。这种仁爱万物的宗教伦理观在客观上也为保护生态环境提供了可能。佛教认为,众生虽有圣、贤、愚、不肖之差,有动物、植物、有机物、无机物之别,但一切生命依业受生,今世所杀之物,在过去生中可能是亲眷。众生虽千差万别,但在佛性上,在追求安宁幸福地生存方面却没有根本的不同。因此佛教主张出家人要心怀慈悲,要“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照灯”。对于那些暴殄天物,残害生灵者,死后要坠入地狱,忍受六道轮回之苦。千百年来,佛教的这种慈悲思想,一直受到世人景仰,这也是“慈悲济世,寻声救苦‘的观音菩萨受欢迎的一大原因。佛教的这种慈悲思想影响着广大信仰者,使广大信仰者戒杀护生,从而为保护生态环境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道教也讲究慈悲仁爱。被尊奉为道教的始祖老子曾说:夫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一些经典把仁慈与因果报应联系起来,认为系仁心于万物必遭福报,而那些任意戕害生灵者,必遭恶报。感应篇图i说〉有:慈者,万善之根本。人欲积德累功,不独爱人,兼当爱物,物另至微,亦系生命。人能慈心于物命之微,方便救护,则杀机自泥,仁心渐长矣,有不永享福寿者乎“太上宝筏图说中说:细物宜存保护心,昆虫也解报藏金。初生草木休伐折,麟趾他年送好音。文昌帝君戒杀文〉中说:动植飞潜,皆含生意;卵胎湿化,具见天心。殊其形,不殊其性;异其类,不异其天。

  二猪五鸡,王政虽资养老。水师兽吏,条禁具有明文。奈何溺于口腹,勇为残杀,号呼锋刃,宛转钻刀,伐彼命以养我身,心何忍也,天地之大德曰生,斯人之宅心曰仁,冬不启蜜,庭不除草,养得方寸,一块仁慈,一团生气,则此心即天地之心。“又说:天心好生,人心好杀,积习一至此乎丨今劝仁人君子,破囊财以保物命,甘淡泊以怜众生,坐卧立行,留心爱护;儿顽童耍,词责伐生,善征福报,予不赘述。太上灵宝朝天谢罪大忏卷三中历数了各种罪孽:或飞鹰走犬,张罗布网;或放火烧山,穷林竭泽;或持弓矢刀杖,手揉足踏,坐按卧捺;或穿坑出土,折篱作障;或剖胎破卵,热汤泼地;或断其头足,剥裂皮毛;或猛火煎烧,沸汤烹煮;或生分子母,断其胎育;或固绝命根,令其永灭。凡此种种罪恶,必遭报应。伊斯兰教也主张对万物应存仁爱之心,爱惜万物,合理开发自然。古兰经和(〈圣训中都有”对动植物及一切自然之物应存仁爱之心,禁止宰杀幼畜,砍伐幼苗“。

  第三,宗教的“理想国”中“树林荫翳、繁花似锦、山清水秀、和谐安宁”的思想为保护西部提供了可能。许多宗教都为自己预设了自己的理想国度。在理想国度中,花草树木应有尽有,人与各种生灵和谐相处。如无论汉地佛教还是藏传佛教,极乐世界中都有树木鲜花。在伊斯兰的理想国中,风光旖旎,绿树成荫,百花盛开,清泉潺潺,人与自然融为一体。宗教在给信徒设立了理想国的同时,在客观上也保护和改善了现世的环境,尤其是教徒所居住的修行环境。因为这种观念在信徒的头脑中折射出来的是现世的修行环境,保护和改善自己所居住的寺院道观的环境,不仅有利于修行,而且在心理上就与理想的环境拉近了一步。

  第四,宗教的神山神水观念也为保护生态环境提供了可能。有些宗教至今还保留着神山神水的观念。如藏传佛教有许多护法神,这些护法神是佛教与苯教冲突的结果,在这场冲突中,苯教以失败而告终,苯教的神也就成了佛教的护法神,念青唐古拉山神就是一个例证。这些护法神的职能除了佛教所赋予的保护佛教教法以外,还兼有保护自己所在山上的各种生物。

  道教也有神山神水的观念。在道教的神碉系统中,山神土地必不可少。以“尊天敬祖”为特征的国家民族宗教也有神山神水观念,只不过不象道教那样具体而强烈罢了。许多少数民族宗教也有神山神水观念。如佤族认为山与本族有亲缘关系。一些民族都有自己的树神,如佤族称神林为“龙梅吉”,彝族称神林为“密枝林”,布朗族称神林为“色林”等。宗教的这种神山神水的观念一方面可以满足广大信徒的崇拜,另一方面因敬畏而使得这些树木得以保存。这就在客观上保护了山上的生态环境。

  第五,宗教的“净土”思想也为保护西部环境提供了可能。有些宗教认为现实社会污浊不堪,因此在理想中预设了一种“净土”。佛教就是这样的,传入我国后,曾产生了净土宗。但由于所依据的经典不同和所理解的各异,对净土的解释也大相径庭。一般人认为心净是根本境净是条件;有的则认为心净是佛土净的结果,佛土净是心净的原因;杨惠南初期试图论证心净与佛土净同样重要,后来又进一步得出境重于心的结论。他们所依据的经典是维摩经佛国品〉:菩萨随其直心,则能发行。随其发行,则得深心。随其深心,则意调伏。随意调伏,则如说行。随如说行,则能回向。随其回向,则有方便。随其方便,则成就众生。随成就众生,则佛土净。随佛土净,则说法净。随说法净,则智慧净,随智慧净,则其心净。随其心净,则一切功千净。是故宝积丨若菩萨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对于这段经文的不同理解解其结论也各异如果单单从“随其心净,则佛土净”去理解,显然心净是因,佛土净是果。如果从‘随佛土净,则说法净。随说法净,则智慧净。随智慧净,则其心净“去理解,佛土净是因,心净是果。这两种理解似乎都有断章取义之嫌,如果从总体上把握,再结合菩萨所发的宏愿,就会一目了然。随佛土净的因是随成就众生,菩萨的宏愿是”地狱不空,誓不成佛“,那么,成就了众生,佛土自然也就净了,菩萨的心愿也了确了,心也就自然净了。由此可见,心净和佛土净是互为因果,不可偏废的。藏传佛教中不论是”此心远离尘垢,去随意而遇虚空明净“的大圆满法,也不论是”此心实有,空乃是虚亡分别“的他空见,还是”缘起有,自性空“的格鲁派,也都不可避免地遇到心境问题。在心境具有论者看来,心境的对比关系不外乎这三种:境先心后,心先境后,心境平等。不管怎样,”净土“这一观念已经深入到许多人的心,他们无论先从心灵的净化而后影响到外境的净化,或者先从外境的净化来达到心灵的净化,还是心境双向互动的净化,客观上都为保护生态环境作出了贡献。

  综上所讲,许多宗教的教义、戒条、宗教伦理道德中都包含有保护生态环境的因素,这就为保护西部环境提供了可能。这些因素过去虽有所发掘,但还远远不够。充分挖掘这些有利于保护生态环境的因素,切实能够在当今之世发扬光大,既是广大宗教信徒的无量功德,也是许多操作人员造福子孙的善举。

  宗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的可能性也是宗教保护和改造西部环境的可能性宗教界人士都在积极努力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许多专家、学者都从理论上、现实上和宗教本身的转变上对此作了论证,认为宗教不仅能够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而且通过自身转变发掘传统的潜能能够很好服务于社会主义社会。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信教群众要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和方针政策;二是宗教要服从和服务于国家的高利益和整体利益,为祖国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发展作贡献。在此不必赘述学者、专家的论证过程,而应把这种论证结果应用于其它理论的论证。从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和宗教界调整自身努力为现实服务上,都为宗教保护和改善西部环境提供了可能。

  三、如何挖掘宗教潜能来保护和改善西部环境宗教界具有保护生态环境的优良传统,也具有保护和改善森林资源的潜能。如何充分发掘这种潜能,为保护西部环境作出努力,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难题。本人拟提出以下建议性的构想。

  国家制定相应的政策,加大宣传力度,积极引导宗教为保护西部环境而努力过去,国家在这方面曾出台了一些相应的措施,对宗教界的环保活动也曾给以充分的肯定和积极的支持。如江泽民主席在1991年的宗教工作会议上说:我们一贯主张在宗教工作中要充分发挥宗教团体和宗教界人士的积极作用,支持你们按照我国国情和各教的特点,独立自主地办好教务。“宗教活动场所管理条例第十二条中说: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或者位于风景名胜区内的宗教活动场所,应当按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管理、保护文物和保护环境,并接受有关部门的指导、监督。一些学者也建议说:对于(名山胜地)这类的寺观教堂,一定要责成有关的宗教组织或宗教职业人员,精心加以保护,使之成为清洁幽静、环境优美的游览胜地。寺观教堂所得的布施收入,在政府主管部门和宗教组织的下,应当主要用于这些(保护文物和环境)方面,并可取得一部分,用以奖励在这些方面作出成绩的宗教职业人员。

  ―些宗教组织则采取相应措施,积极引导和鼓励宗教界参与和投身环境保护事业。如广东省佛教协会于1997年4月18日作出关于在全省开展创建文明寺庵评比活动的方案,把环境美化作为文明寺庵的评比条件之一。此外,五台山、峨眉山、九华山、南岳等名山佛寺,以及北京、上海、南京、武汉等大城市中的古刹,在规范自身管理的同时,也都在积极美化环境,改善服务条件,保护文物古迹,支持地方城镇建设,资助教育和福利公益事业。然而,这些还远远不够,国家还应在政策上有所倾斜,在技术、人才和原材料上提供方便,制定一些可行性的政策,在全国开展“宗教与环保”的讨论、专题报道等活动,积极鼓励和支持宗教界人士热衷于环境保护的伟大事业。

  宗教转变自身观念,积极主动地投身环保事业有些宗教观念,虽有益于环保,或者涉及环保,但大都是被动的,有的甚至只注重内心的清修而忽视外境的洁净。那么这些有益于环保的观念就不能充分发挥其作用,只有变被动为主动,才能真正发挥宗教保护环境的作用。

  目前,宗教界都在积极努力地调整自身,以便更好地为保护环境服务。如佛教提出“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思想。太虚、印顺、赵朴初等佛教界的大德所提倡的“人间佛教”,其中包含有“净化世间,建设人间净土”的思想。这种思想从某种意义上说,就包含有保护和改善西部环境的观念。道教也提出“和光同尘,济世利人,热爱自然,保护环境”的口号,又在戒律规中新增了的“栽种之场”。丁光训主教早在1990年1月于莫斯科环境与发展论坛的讲话中也曾呼吁“救救自然,救救地球救救我们的空气和我们的流水”

  宗教继续发挥保护环境的传统,为保护环境作出更大的贡献如前所述,许多宗教都有保护生态环境的优良传统,继续发扬光大这一传统来保护环境,不失为一种策略。其一,发扬宗教‘戒杀“的传统,在民众中唤起爱护花草树木、怜惜弱小生灵的意识。其二,继续发扬宗教利用神山神水保护山林树木的传统,在民众中树立一种对大自然一草一木一枝一叶心存敬畏,不敢妄折滥伐的意识。其三,继续发扬宗教对大自然生灵仁慈的传统,在民众中形成一种自觉爱护”众生“的风气。其四,继续发扬宗教的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传统,在民众中建立一种与自然万物和谐统一,友好相处的习俗。如此等等,都非一日之功,需要长期不懈的努力。

  概括宗教教义、戒规、宗教伦理中有利于保护生态环境的思想,建立-种新的生态哲学,从而在理论上为宗教保护环境提供指导牟钟鉴先生在对儒释道三教进行深入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生态文明”的思想。他认为,人类社会的发展应该是从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再到生态文明的。生态文明包括自然生态和文化生态(即社会发展健康和谐)两者。我认为还应包括自然生态与文化生态二者的和谐互动。在此基础上他提出了新的生态哲学;其一,天人共生一体的宇宙观;其二,热爱生命热爱自然的泛爱情怀;其三,参与创造赞助化育的使命感;其四,天人和谐相适的取向;其五,人与人的和谐同人与自然的和谐相一致的社会观。我认为这一新的生态哲学具有很大的普适性。、摈弃了传统的把人作为自然的征服者,认为人是宇宙万物的统治者的自取灭亡的观点,认为人应作自然的朋友,与自然共存亡。第二、剔除了传统的认为自然可无限开发的观点,认为人类应在保护资源的前提下开发资源。第三、指斥了生态帝国主义(即在环境保护上“各国自扫门前雪,哪管他国瓦上霜”的做法)的自欺欺人的做法,认为环境问题应是人类共同的问题,应打破国界,按此理论,保护环境就不只是世俗民众的事儿了,也是宗教界义不容辞的责任。同时,宗教应利用自己有利的条件,结合各自的宗教思想、教义和新的生态哲学,向广大信徒和群众宣扬环保的意义,使人们从内心深处真正认识环境保护的重要性。

  宗教界人士用实际行动来保护和改善长江中上游的森林资源首先,宗教界人士积极行动起来,向广大信众和世俗群众宣传宗教的保护生态环境的思想,积极动员周围群众行动起来,共同参与到保护和改善长江中上游森林资源的伟大事业中来。其次,宗教界人士可以筹集一部分资金营造“功德林”。宗教人士通过自筹、募捐等形式曾做了许多社会福利事业,积累了无上功德。筹集资金营造“功德林”更是一件功在千秋,造福后代的善举。再次,利用宗教自身的影响力,带动僧俗人士投入到植树造林的热潮中。目前一些宗教积极行动起来,组织信众大搞植树造林。1998年10月在北京召开的中韩日三国佛教代表团研究决定:为实现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伟大理念,三国佛教界拟于每年4月份在本国植树,借以推进环境保护事业,净化社会。可见植树造林绿化环境已成为国内外佛教界的共识伊斯兰教的许多清真寺也在寺院内外大搞绿化,利用寺院空地栽种葡萄和果树,既美化了环境,又增加了寺院收入。宁夏回族自治区自1983年以来,在自治区伊斯兰教协会的号召下,全区清真寺都参加了种植绿化山川的活动,许多地方的阿訇走出清真寺,带领当地的穆斯林群众在河滩、荒坡育苗造林。

  仅固原地区140座清真寺,就植树190多万株。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1700座清真寺,11000多位伊斯兰教界人士,1986处响应州委、州政府的号召,带领广大穆斯林,展开了大规模植树造林活动,一个春季就植树1100万株,绿化“三荒地31000余亩。因此,应进一步提倡和鼓励这类有利于环保的活动。

  注释:杨应忠等编著新能源技术,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1994年版,第38页。

  牟钟鉴著儒学的新探索,〔中国台湾〕中华民族宗教研究社1997年版,第三章。

  ③⑤世界观察研究所编,杨广俊、史明兰、杨广生译世界环境报告,山东人民出版社④〔美〕奥尔多。利奥波德著、候文蕙译,吉林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第180页。

  王文长著开发经济学,海湖出版社1999年版,第318页。

  吕大吉著宗教学通论新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三编章。

  见人民日报1991年1月31日。

  张铁男主编宗教知识小百科,长春出版社1991年版,第456457页。

  李建生发挥清真寺作用,促进文明发展一新疆昌吉市榆树沟镇上移户村引导宗教与2赵匡为著我国的宗教信仰自由,华文出版社1999年版,第144页。

  〔孙悟湖中央民族大学98级博士研究生蒋尉中央民族大学98级硕士研究生〕(责任编辑孔祥录)

访问统计
51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