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太平洋国际海底区域资源开发的海洋环境保护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6-07-20 17:05:05    文字:【】【】【

  鹿守本主编:海洋法律制度,光明日报出版社,1992年版,第131~137页。

  I在抓紧制定“区域”内多金属结核勘探规章(以下简称“勘探规章r)。①因此,本文研究的许多内容都将围绕这部勘探规章的相关规定而展开。

  海洋是地球上大的地理单元,也是人类尚未完全了解的未知领域。随着近几十年来世界范围内环境保护的大趋势,国际社会对于海洋的环境保护也越来越关注。这些关注具体体现在对人类各种海上活动所带来的环境问题上,近一二十年以来,国际社会为防治海洋各种资源开发利用活动对海洋环境造成污染和破坏,制定了一系列的国际公约及相关制度,如防治海上石油开采、船舶航行、海上倾废造成海洋环境污染与破坏等等。

  随着国际海底区域资源勘探开发活动的进展,它所带来的海洋环境问题也日益受到国际社会的重视。早在1990年国际海底管理局筹委会第八次会议上,就对“保护海洋环境不受国际海底采矿活动的破坏的规则草案”进行了初读。从此,海洋环境保护问题成为国际海底区域资源开发活动及其相关制度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3中国的国际海底区域矿产资源开发中国是一个人均矿产资源占有量远低于世界人均水平的国家,特别是锰、铜、钴、镍等金属资源,中国长期以来都要进口以缓解国内资源的不足。因此,中国政府制定了开发国际海底多金属结核资源的战略。自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政府有关部门相继组织开展了大洋海底资源的调查勘探活动,取得了大量资料数据。在此基础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于990年8月向联合国海底管理局筹委会递交了“关于将中国大洋矿产资源研究开发协会登记为先驱投资者的申请书”,并于1991年3月获得批准,使我国在中太平洋中部的CC区获得了15万平方公里的开辟区,成为继苏联(俄罗斯)、日本、法国、印度之后的第五个先驱投资国。③随着中国在国际海底区域资源开发的进展,必须面对相应的海洋环境保护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中国既要履行保护海洋环境的国际义务和责任,又要保证环境问题不会对资源开发造成不利影响。为此,必须深人研究国际社会及国际海底管理局各方,对国际海底区域资源开发环境问题的各种动向。

  二、国际海底资源开发环境保护形势当前,国际海底资源勘探开发活动中的海洋环境问题日益受到国际社会的重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十一部分“国际海底制度”第145条专门对各国在国际海底开发中的环境保护作出规定,要求确保有效地保护海洋环境免受海底资源开发活动造成的有害影响。④这些开发活动是指所有在海底区域内的勘探开采活动,而资源是指所有固体、液体和气体的矿产资源,包括多金属结核。

  杨文鹤主编:伦敦公约二十五年,海洋出版社,1999年版,第430490页。

  中国大洋协会办公室,国家海洋信息中心:关于先驱投资者申请矿区的登记,海洋出版社,1998年版,第188194联合国第三次海洋法会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海洋出版社,1992年版,第6299页。

  直到现在,深海环境仍在很大程度上不被了解,随着人类对海洋环境知识的提篼,以及深海采矿活动逐步开始,国际社会已经开始认识到开发活动必须减少对海洋环境的负面影响。因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构建了包括科学家、工程师等在内的政治和法律框架,同时确定了各国在保护和保全海洋环境方面的广泛而全面的义务。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十二部分主要是关于保护和保全海洋环境,①其中第192条提出“所有国家都负有保护和保全海洋环境的职责”,第193和194条对此有较详尽的规定,要求各国单独或联合地采取公约中提到的所有措施,防止、减少和控制来自各处的海洋污染,这些措施包括应处理所有海洋污染源,如排放的有毒有害物质,来自船舶或勘探开采设备的对海洋水域或底土自然环境造成影响的污染物等。第209条专门规定了应控制、防止和减少海底区域各种活动造成的环境污染,对此需依据第十一部分第215条制定一系列海底区域活动的环境保护国际规章制度、程序以及相应的国内法规。

  制度和程序,国际海底管理局法律技术委员会直接负责为管理局制定这些规章制度和程序。现在,国际海底管理局正在研究制定勘探规章,草案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在勘探开发中对海洋环境的保护。③国际海底管理局在充分考虑到海洋环境专家的意见后,在护和保全海洋环境的具体内容,包括国际海底管理局、担保国和承包者在国际海底区域活动的环境保护工作中的责任和义务,主要措施有利用佳技术和采取必要的措施预防减少和控制对环境的污染和破坏、确定环境基线并作出海洋环境影响评价、制定和执行环境监测方案等等。第32条规定了针对环境事故的紧急命令条款,对在处理各类环境事故的紧急程序中各方面机构的责任和主要工作做出具体规定。④在勘探规章的附件“勘探合同的标准条款”部分,还专门附有关于承包者在执行环境监测和环境应急计划及紧急情况方面的具体内容(第5节和第6节),对承包者的基本责任、义务和工作程序,如确定环境基线、制定并提交监测计划和报告、在紧急情况时采取的相应措施等,都做出了详细规定。⑤此外,在勘探规章其他章节,也有多处内容包括或体现出对保护海洋环境的规定和要求。

  环境基线反映出深海环境的基本现状,也称为环境本底状况。根据有关专家的观点和实际监测,当前已经进行的勘探活动尚未导致环境损害,因此国际社会需要对潜在地点的海洋自然状况有更深人了解,建立环境基线,并将获得的科学信息应用于海底采矿环境保联合国第三次海洋法会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海洋出版社,1"2年版,第1130页。

  刘书剑编译:外国深海海底矿物资源勘探和开发法,法律出版社,1此6年版,第1118页。

  护工作中。目前,国际海洋管理局一项重要的环境监测计划就是建立环境本底,勘探规章第31条提出建议:“收集并确定环境基线,那些对海底区域环境可能造成影响活动的合同承包者必须收集实际信息包括海洋环境结构、物理和化学数据以确定环境基线。”

  三、国际海底区域活动对海洋环境可能造成的影响人类在海底区域内的各种活动,都可能对深海环境产生影响。现在,国际上已经开始研究评估海底区域活动造成的环境影响。

  多金属结核勘探技术和潜在应用的采矿系统目前实际应用的深海多金属结核勘探尚没有对海洋环境产生显著影响。但是采矿活动无论是实验阶段还是规模化开采,都有可能会对海洋环境造成显著影响。当前的困难在于还无法确定终将采取何种采矿方式,因此必须分析检验各种可能的潜在应用的采矿系统及其对环境造成的可能影响。

  潜在应用的采矿系统将由两部分组成,即采矿运输设备和收集设备,前者将在海底运行,后者与前者相连并从海底的半流体层中移动多金属结核。当采矿运输设备压在海底时,较深的沉积层将会被干扰,收集设备的各种动作也将会挠动海底表层沉积物并产生底层水的混浊现象。①此外,估计将有80的水量被采矿系统排放到海面。如此大量的海水从深海底转移到海面,随之海水中营养成分(N和P)也从海底被带上来,所以一般将会增加海面水体的初级生产力。但是,深海多金属结核分布区域上的海面是一种乏营养区域,只有低水平的营养物质,因此这可能并不是一种坏的影响。当然,为了减少这种对原有海洋生态环境的干扰和影响,在采矿过程中,应将各种物质(包括废弃物)设法排放到深层去,这样可以有利于避免向海面水体引进特殊物质。

  深海及海底生物环境一般的深海生态系统,特别是目前已知的多金属结核分布区域,其生物环境具备以下四种极其重要的特征。个环境特征是该区域的极端低生产力,已经发现深海底的大多数食物来自于表面水及营养层下降40005000米后的积累,且其中混合有大量不可食颗粒,结果造成动物丰度很低。由于该区域的低生产力,导致各种生物学效率都较低,如低食物获得率进而使动物活动率降低。第二个环境特征是低物质能量,一般来讲,深海生态系统能流非常低,沉积、侵蚀和堆积的物理过程也少见,结果形成了一个更多被生物过程控制的特殊环境,其中多金属结核周围形成了一个非常不同于其他沉积物周围的动物群落结构,因此当多金属结核被移动,相关联的这个群落也就被移动了。第三个环境特征是多金属结核周围栖息的生物具有极其高度的生物多样性,①目前估计整个深海区域拥有1万至千万个微生物区系种。这样高的物种多样性同时又是非常低的种群密度或丰度的结果之一,就是一旦有大规模挠动,将导致大规模的物种灭绝,这将对海洋生物基因资源造成巨大破坏。第四个环境特征是尽管各个海底区域都是相对单一的区域,并拥有类似的海洋生态学特征,但是其生物区系仍存在梯度区分,这是由于海底的有机物总量存在梯度造成的。在多金属结核丰富区也有梯度存在,即使在中太平洋CC区域中从东到西、从北到南的海底生物群落结构也有梯度,由此可见,由于动物群落存在梯度差异,如果要防止深海物种灭绝,保护对照区域就需要贯穿区域设置的许多保护站点。

  对于海底区域生物环境的潜在影响,环境科学家考察研究表明,采矿试验和大规模采矿产生的干扰对环境具有相似的物理影响。多数认为这种采矿产生的影响是,随着多金属结核及其表面沉积物的移动,其上附着的表层滤食者和悬浮取食者动物也将被移动,同时有的动物群落将无法继续迁移而被埋没。深海采矿系统将掀起和压实海底沉积物,首先,将影响到栖息在沉积物上层几厘米的底栖生物,而在采矿系统移动路线上的绝大部分底栖生物当即会被杀死;其次,由于深海采矿所形成的底层羽状流和表层羽状流,既增加悬浮物及颗粒二次沉降覆盖底栖生物,影响底栖生物的食物供应,堵塞动物呼吸器官,又降低海水透光度,从而影响到海洋植物的光合作用。

  因为化学环境与深海生态系统存在密切关系,所以海底化学环境基线重要的目的是保护深海和海底的生态系统。为此,首先需要建立化学环境监测评价的标准体系,这种标准应至少包括三个基本生物指标,即深海生态系统健康指标、大尺度扰乱后生物恢复和再殖指标以及深海生态系统自然变化指标,并以这些指标为基础选择化学环境监测指示参数。

  国际海底管理局将进一步提高化学环境的监测技术并统一标准,以指导建立环境基线。③这些技术及标准主要包括:化学成分和水体中化学物质的分布、海水与沉积颗粒的化学反应、向海洋环境中排放的污染物及沉积物的悬浮和再悬浮过程。在此基础上,分析研究海底区域活动,如排放污染物和特殊化学物质导致化学因子发生变化时,随之的生物环境的变化。

  海水的物理过程对海洋其他过程具有非常显著的影响,如海水运动、生物、化学及沉积过程。物理过程决定悬浮和溶解的化学物质在水平和垂直方向的转移,因此,预测和监测区域内的环境变化首先必须了解水体特定的动力学特征。国际海底区域在垂直分布上具摩根。深海采矿环境影响评价导则(草案),国际海底资料,1叩7:(171),第125页。

  有三个有意义的层带:表层及亚表层、中间深度层和近底层。表层及亚表层因存在高密度的海洋生物活动,而中间层在多金属结核开采中成为尾矿排放带,近底层是接受有力碰撞的层,因此近底层水动力和底边界层的结构对于实施环境预测和保护措施尤其重要。

  现在已知对多金属结核分布的中太平洋CC区域的水动力结构研究还较少,仅仅对几个垂直断面调查过,而且仅在几个有限的位置开展了近底层逆流的仪器测量。国际上近的国际海底区域深水结构和动力学知识很大程度上是基于以下几个研究计划的结果:MANOPSDOMESABYSSALSIO的探索性工作部分、BIE的三个试验区、ET计划和ZOM计划以及其他的水文研究等,其中WOCE项目尤其是WHP搜集了该区域的大量数据。多金属结核分布的中太平洋CC区域的物理环境具有以下基本特征:信风和一个大尺度的海流系统影响了上层海洋环流,海水因温度、盐度和密度而分层,具有季节性或性的温跃层,海洋环流厚的混合层可达到几十、上百米或更多,并随着大气和海水动力在时间和空间上发生变化。所有尺度的海洋物理事件在海水转移动力学和污染物再分配中的作用都十分重要,特别是内波的尺度、潮汐、大气涡旋、季节性变异及其他中尺度和大尺度事件,在估测海底区域未来深海床多金属结核开采对环境的影响将具有特殊的意义。

  目前已经对三个具有较大商业开采潜力的多金属结核采矿区底部沉积物的地球化学环境进行了初步研究,这三个地区是:中太平洋的CC区域、热带太平洋东南部的秘鲁海盆区域和印度洋中央海盆区域。秘鲁海盆沉积物在相对浅的深度中包含发展良好的氧化还原边界,在洞隙水和底质水中较深的亚氧化沉积物含锰较高,而在另两个区域,亚氧化沉积物并不常见。

  在海底采矿系统运行时,从底质水释放到底部的元素很可能迅速大量溶解到微粒阶段而得以清除,未处理的多金属结核碎片的表面排放及其相伴随的沉积物和水,不大可能导致表层水明显的化学污染,可能的例外是过多的离子会刺激浮游植物生长。多金属结核废物及其相伴的沉积物下沉或被排放到小含氧带,可能导致一些锰氧化的减少和水体所含元素的释放,尤其是当缺氧发生时这种可能性更大。

  对于国际海底区域开发的环境问题,除以上几个方面以外,还有更多的研究需要开展,如海洋生物多样性的影响、保护及对照带的分析与确定,以及海洋生态系统自然变化的研究等等。

  四、各国潜在承包商和研究机构进行的国际海底区域开发环境问题研究当前,国际海底区域开发所造成的环境问题已引起有关国际组织和一些国家的重视,各国潜在承包商和研究机构近年来开展了许多调查研究工作。①通过这些工作,取得了有关深海生态环境和多金属结核勘探与开采所造成的环境影响的各类信息和数据,对于研究国际海底区域详细而系统的深海生态环境状况十分重要,同时对于建立国际海底区域开发的环境指南和环境基线也至关重要。以下对几个主要国家所做的国际海底多金属结核采矿的环境影响调查研究工作做出简要回顾,这些国家包括中国、德国、美国、日本和韩国。

  中国在国际海底区域的开发活动主要由“中国大洋矿产资源研究开发协会”具体承担(以下简称“大洋协会”)。大洋协会成立以后对国际海底开发的环境保护工作十分重视,并完成了大量工作。大洋协会制定了研究深海自然变化而设计的计划,计划包括以保护人类共同遗产的原则,在国际海底资源调和研究确定采矿技术时,充分考虑环境保护工作。从1990年到995年,中国大洋协会就已经设立了“中太平洋CC区多金属结核开采环境影响评价”课题,对国际海底矿区的海洋学和环境基线进行调研究,获取了大量的海洋环境生态基线数据。①从1996年至今,在大洋协会统一组织和安排下,加强了环境基线调查研究项目(即NaVaBa项目)。这些项目以海洋生物和生态环境为主,调研究的内容包括叶绿素和初级生产力、浮游生物生态、鱼卵和仔稚鱼生态、巨型底栖生物生态、大型底栖生物生态和小型底栖生物生态。调查采用国际上较为先进的采样仪器与技术和先进的取样方法与样品处理技术。通过多个航次的调,初步研究了中太平洋多金属结核CC区不同年度环境基线的时空变化,为深海采矿环境影响评价和保护提供了基础资料。

  德国把深海环境研究作为对深海多金属结核开采环境影响评价的主要部分,德国科学家实施了海底大尺度的监测扰动影响和生物系统恢复的成功实验(DISCOL计划)。研究表明,扰动发生后不久可以观察到扰动区与扰动区外的对照站点的广布动物区系的丰度有明显不同,然而7年以后,在这些站点的丰度并无明显区别。同样,在扰动发生后不久,生物多样性因受到影响而降低,随后缓慢恢复,过了7年才达到非扰动对照区的生物多样性水平。德国DISCOL计划的研究结果还表明,在用犁耙制造的扰动过程中,沉积物被推到一边,留下非常杂乱的痕迹,但在几米内或至多几十米内,沉积物相对稳定。在采矿期间,表层沉积物不会被推向一边,而是被抽起并运到采矿车上,同时将形成大规模的羽毛状泥沙流而杀死所有广布动物区系的生物。此外,海沟将彼此更接近,从而把多金属结核和底层沉积物从120平方公里的开采面上转移,所以采矿引起的扰动规模很可能更大,且需要更长的恢复时间。

  美国设计并实施了海底环境影响实验CBIE)。④由于BIE实验使用的是“深海沉积物王春生、周怀阳:深海采矿对海洋生态系统影响的评价,海洋环境科学,2001,20王春生、周怀阳:深海采矿对海洋生态系统影响的评价n,海洋环境科学,2001,20再悬浮系统(DSSRS)”,只是将海底上层的多金属结核和沉积物扬起后再沉积,这比实际采矿活动对海底的扰动要轻得多,因此结果表明,采矿区域羽毛状泥沙流的扩散范围并不大。进而发现在实验区域内,大型底栖生物种类的多样性并没有受到沉积物再沉积的影响,对于小型底栖生物,沉积物扰动270天后在扰动区猛水蚤的密度与扰动前没有明显区别,但是线虫的密度明显下降。由此可见,受扰动的表层沉积层的再沉积基本上不会立即引起有害变化,但是会使小型底栖生物群落发生变化,其长期影响目前还在监测之中。

  日本在国际海底区域进行的环境工作以“日本深海影响实验”(ET)为基础,①可以分为两个类型:环境基线研究和环境试验研究。环境基线研究主要包括底栖生态系统和海洋表层的生态环境基本状况。环境试验研究包括底栖生物扰动试验以及浮游生物群落对富营养化底部水混合物的反映。通过底栖扰动试验,发现底栖生物群落空间及时间的变化特征,即扰动后底栖生物密度立即下降40,1年后大致恢复到原由水平。通过浮游植物对底部水混合物的试验结果,表明需要进一步了解整个浮游生物群落范围对引进富营养底层水和底层沉积物的反应。日本进行的研究还发现了深海生物的巨大多样性,并提出深海所发现大多数动物,尤其是小型底栖生物,在科学上是全新的。正因为对有关深海生物种的知识知之甚少,在大规模多金属结核开采前进行深海生物分类学和区系研究非常重要。

  韩国的环境调研究方案包括环境基线的研究和特定环境参数的确定。韩国根据多金属结核的丰度、底部地形和一些站点的地质特征,选择了影响参照带和保护参照带,这项环境研究计划将持续三四年。韩国通过限制浮游生物群落食物资源影响的试验,发现海水物理动力效应给上层水浮游植物群落带来营养,促进了浮游生物生产,因此生物群落与其物理环境有密切联系。此外,通过已有的沉积物数据,包括微生物生物量的垂直剖面得出结论,无论以有机碳颗粒(POC)还是以三磷酸腺苷(ATP)测量总微生物生物量,都是在上层丰富。

  通过上述国家在国际海底区域的调查研究,可以发现世界主要国家在国际海底区域资源开发的环境保护问题上都有相同或相似的认识,而且所做的调查研究工作主要内容也基本相同,这就为今后各国一起研究探讨国际海底区域的环境保护问题奠定了共同基础。

  五、制定国际海底区域环境指南作计划所编入的基本上是对各国潜在承包商的需求,其中要求潜在承包商提出勘探活动可能对海洋环境产生的初步影响,研究确定海洋环境基线,并制定防止、减少和控制环境污染及其他危害环境的计划,同时采取必要的措施。现在所进行的深海海底多金属结核勘探一般不被认为产生环境问题,而采矿无论是试验性的还是小规模的,都将对环境产生影响,但是困难在于如何预测这种环境影响的范围,因为目前还没有确定海底多金属结核开采技术。为了进一步明确国际海底区域多金属结核勘探和开采的环境影响,国际海底管理局组织有关专家编制了深海环境指南(草案),①主要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即亟须的环境基线数据和亟须的采矿系统实验。

  对于环境基线数据,将依据环境指南有关的规定来组织确定。物理海洋学部分分为海底水体物理领域和深层排放水流体领域;海洋化学部分分别监测海底水化学和上层水化学;此外,还包括海底沉积物特征、生物扰动速率和沉积作用。对于海洋生态系统,将监测海底大型动物区系、广布动物区系、小型底栖动物、微生物生物量、多金属结核生物区系以及在海底和海洋深层的生物及底栖腐食性动物体内的金属量;海洋浮游植物群落部分被划分为深层水和表层水,对于海洋哺乳动物的观察在表层水部分进行描述。

  对于采矿系统试验部分,包括对采矿系统特征的描述、试验性采矿计划和试验性采矿期间的环境监测。其中对于环境监测要素需考虑以下方面:对海底的影响和生物区系演替;衡量金属对浮游植物的影响;上层水生物种的观察;再沉积厚度及垂直分布;中层水的颗粒谱及其凝聚速率等。

  六、主要国家在国际海底区域环境问题上的方针当前,国际海底区域资源开发的海洋环境保护所面临的主要问题,一是要平衡海底资源开发与海洋环境保护之间的利益,二是在目前对采矿活动造成的环境影响尚不完全明确的情况下,确定环境影响的标准。在这种情况下,海洋环境保护问题已经成为影响国际海底区域资源开发的重要因素。对此,参与国际海底区域开发的各国,因不同的利益驱动而采取了不同的态度和方针,其中许多观点并不是针对海洋环境自身,而是将环境问题作为争论的筹码或另有所图,其中各方的具体观点体现在为规范国际海底资源开发及海洋环境保护而制定的勘探规章中。在制定勘探规章中,环境保护问题是各国争论的主要焦点问题,其核心是投资者在环境方面承担的义务,争论主要是在先驱投资者(包括潜在的先驱投资者)和发展中国家之间进行的。对于勘探规章初稿文本,先驱投资者认为环境保护的负担仍然过重,发展中国家则认为过多的考虑了先驱投资者利益而忽视了他们的利益。许多国家对勘探规章中要求的严格的海洋环境保护措施和制度持不满态度,从而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他们开采国际海底区域资源的积极性。

  根据目前国际海底管理局会议情况,在保护和保全海洋环境问题上,各国重点对以下三个问题进行了争论:是有无必要建立环境影响对照区与保全对照区。在勘探规章初稿中,要求勘探者在勘探期间所进行的采矿实验中建立海洋环境的影响对照区与保全对照区,以评价深海采矿对海洋环境的影响。这一条款受到了所有先驱投资者的强烈反对,因为在到达商业性采以前,深海采矿技术并不成熟,未来实际采用的采矿技术并不一定是勘探阶段进行采矿实验时所使用的技术,因此在勘探过程中所进行的采矿实验对环境的影响数据并不能代表未来实际深海采矿对环境的影响,故不能作为建立影响对照区的依据。换句话说,由于深海采矿技术的不成熟性,在勘探阶段建立影响对照区是不可能的,因此建议在勘探工作结束后,在真正开采海底多金属结核之前再建立影响对照区。

  第二是有无必要在勘探阶段规定关于严重损害海洋环境的应急计划与紧急命令等条款。在勘探规章及有关附件中均以较大的篇幅和显著的措辞强调了勘探工作可能对海洋环境造成严重损害,又基于这种严重损害设置了要求勘探者预先提出应急计划、国际海底管理局要发布紧急命令等条款,给人造成一种紧张严重的印象。不少国家认为,勘探工作所使用的地球物理探和地质取样设备根本不可能对海洋环境造成严重损害,所请应急计划、紧急命令等等纯属违背事实、小题大作、自找麻烦,这样做等于是给海底矿产勘探增加无谓的负担,向公众宣布深海勘探具有严重的环境破坏问题。但在这个问题上,国际海底管理局秘书长多次在管理局法律与技术委员会上发言,坚持必须要规定这些条款,其原因是如果没有这些条款,绿色和平组织等国际环保组织将难以允许勘探规章(草案)通过。秘书长承认勘探对海洋环境只有轻微影响,但作为一种对付国际环保组织的策略,还是把它写得严重些为好,以便使环保人士看到国际海底管理局的决心。但是大多数国家认为,这并不是一种实事求是的态度,其后果可能适得其反,弄假成真,背上深海严重损害海洋环境的黑锅。后,由于秘书长本人的坚持,在后文本中这些无中生有的应急计划、紧急命令等条款还是被保留下来。

  第三是关于建立环境基线与进行环境监测问题。勘探规章(草案)要求勘探者在勘探过程中建立对海洋环境可能产生影响的各种环境基线,并提出监测方案并执行监测,国际海底管理局将为此制定有关的程序和指南。对于建立环境基线和制定监测方案及执行监测,因为目前对环境基线和监测方案的要求并不清楚,有关国家均无反对意见。但是这里显然存在一个潜在的问题:在国际海底管理局出台相关的程序和指南后,如果它们对环境基线和监测方案的要求过篼,将在各国引发对这个问题的激烈争论。

访问统计
51客服